遇见“大白”不慌张,学生、教师、家长这么做

发布者:行政办公室 发布日期: 2022-03-10 浏览次数:

  近期上海疫情多点散发,多个地方出现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情况十分严峻。有些人困在公共场所,有些人突然就要被隔离。面对生活学习状态的变化,学生如何调适自己的身心状态,教师和家长如何呵护孩子的心理,积极应对、平稳度过呢?大家温馨提示疫路心防“三件套”、“五还要”。

学生篇

  小A同学这段时间在家上网课,这不趁着中午休息,正兴致勃勃地准备去楼下打个球。居委会却突然通知各家做好准备,一会儿要排队做核酸检测。尽管小区喇叭里安抚大家这是疫情防控的正常程序,可是面对小区里突然出现的“大白”,小A还是感到有些紧张害怕。测完核酸,小A被通知需要居家(不能出大楼)两天。回到家的他更不安了。怎样才能让自己不再“心慌慌”?莫慌!送上疫路心防“三件套”!

觉察自我状态我状态

  面对突发情况,当觉察到自己产生紧张、害怕、慌乱等状态时,可告诉自己“我有些紧张,这很正常,很多居民都这样”。也可以通过深呼吸、头脑放空、放松练习、积极自我对话等方式进行调节,让自己在有意识的调试中变得“淡定”。可能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居家运动、听音乐、绘画等方式让自己慢慢地放松下来。

调节规律生活

  突发紧急情况会打乱大家原有的节奏,容易让大家心里失去秩序感。面对变化,可以主动调节自己的生活节奏,保持相对稳定、规律的生活作息,就能更多地体会到掌控感和安全感。“晓黑板”温馨提示:合理使用电子产品,不过度消耗自己的心理能量。

寻求社会支撑

  与他人联结能够有效地缓解突发事件带来的负面情绪。在疫情的大背景下,突发情况会让人陷入焦虑和恐慌,可以和亲人、老师、朋友聊聊天,说说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宣泄一下当下的负面情绪,让言语的温度在彼此间传递,相互温暖。有的同学认为,遇到心理困扰找别人倾诉说明自己不够坚强,恰恰相反,遇到困扰能够向他人求助,是一种积极寻求解决,善于发现资源的做法。而且,你信任的朋友、老师、亲人也非常希翼能够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支撑。

教师篇

  贯通班班主任王老师突然收到学生发来的信息:“老师,大家小区被集中隔离了,不知隔离点网络如何,所以明天可能不能上网课了。我好担心,万一确诊了怎么办?万一隔离几天学习落下了怎么办?”。面对学生的担忧,作为学生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如何让孩子更安心呢?家校携手,呵护心灵“五还要”。

要正视疫情,稳定情绪

  面对疫情,学生难免会焦虑与不安,这也是人在面对变化时的正常反应。在理解和接纳学生当下情绪的基础上,可以和学生一起讨论曾经做什么时,会感觉比较放松。当学生去思考能让自己放松的行为时,内在自我调适的机能就发挥作用,从而减少焦虑程度,逐渐稳定情绪状态。也可以让班级同学主动关心被隔离的伙伴,以视频或电话、短信等方式表达关心,交流学习。隔屏不隔爱,帮助学生保持与班级的联结。

要静观当下,积极应对

  一方面可以引导学生以积极的心态去观察和思考当下突发情况给自己带来的另一面,比如从积极的一面思考当下是应对挫折与困境的能力体现,包括自主学习能力;另一方面可以联系家长,引导家长做好孩子的陪伴者和支撑者,鼓励并帮助孩子一起寻找“疫境”中的积极面。

家长篇

要适度关注,转移注意

  人的心理资源是有限的,每一个信息的处理都消耗着心理资源。如果过度关注某些特定信息,尤其是负面信息,会消耗大量的心理资源。疫情所带来的焦虑和压力已经消耗了孩子一部分心理资源。因此,家长要以身作则并引导孩子适度关注官方的疫情信息,转移注意力去看一些其他的内容,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要关注情绪,倾听接纳

  作为孩子最有力的支撑者和保护者,家长自身稳定的情绪状态能安抚孩子当下的焦虑情绪,也为孩子面对和处理突发情况做出好的榜样与示范。同时,需要关注和接纳孩子的情绪状态,倾听孩子的感受与需求。比如孩子可能会因为集中而焦躁不安,此时家长的支撑、理解和宽慰是非常重要的。

要规律生活,适应变化

  疫情防控阶段,家庭生活情况的变化会给孩子带来一定的紧张与不安。家长要在适应变化中,创设规律作息的生活环境,维持孩子内在的稳定感和掌控感,减少不适感,适应当下生活。

  面对突发事件,每个人都是渺小、脆弱的。但是大家相信,无论怎样的情况,都会好转;无论怎样的负面情绪,都会像潮水一样退去。此刻,你只需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心,给自己一些时间,尝试像一个容器一样,承载自己内心的汹涌波涛,等待着风平浪静,春暖花开。

  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向班主任和学校心理辅导老师寻求帮助!

  途径:(1)直接跟心理老师在企业微信上进行咨询

            (2)添加学校心理辅导QQ号:3455403677进行预约或咨询

  学校还为全体学生购买了校外心理援助热线服务,有需要的同学也可以拨打021-51061627进行咨询。

  大家还可以向社区、以及专业医疗机构和心理中心求助。

  转自“上海学校心理”公众号。略作修改

【撰稿:学生科 林艳霞】